因为是一个国家,所以不管过了多少年都会依然是这副年轻的样子。

就像有人把国家比作船,把人民比作水,只要船一直有人修理的话,只要水又深又平静的话,船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平稳航行的。

“但是你真的想这样长生不老吗?一直一直地活着,一直都是这样年轻,但是你身边的人却不停地老去,不管有了多么喜欢的人,终有一天会在你眼前化作一堆白骨,而你却什么也改变不了,你真的想变成这样吗?”

你当然可以回答:“我不想这样,我要和我喜欢的人,一起白头偕老。”
但是他们必须笑着回答,说:“我怎么可能想这样啊。但是我必须这样。”

“谁让我是国家呢。”

评论
热度(2)

© 诸夏怀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