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区欠相关小知识#
查找资料的时候翻出来一篇有趣的文章, 节选些搬上来看看. "我"非po, 阅读时间约十分钟.
侵删致歉.


欧洲的地域歧视非常普遍,西班牙人、意大利人、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没一个不中枪的,而且时常夹杂着大国对小国又半带有玩笑性质的歧视,比如德国人嘲笑荷兰人,荷兰人嘲笑比利时人,比利时人嘲笑卢森堡人,卢森堡人嘲笑其他所有人因为他们太他妈富了。不过欧陆很少有人歧视北欧人,原因大致两个
1)北欧人生活质量太高
2)金发碧眼的纯种日耳曼人
不过斯堪的纳维亚内部互相吐槽却多了去了。挪威人专门有一档节目模仿和嘲笑丹麦语和丹麦口音,尽管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受了丹麦语影响,芬兰人也老开瑞典人的玩笑。
而丹麦人对瑞典人的怨念更深,甚至已经到一种集体表现出的不友好的态度。翻翻关于丹麦的各大旅行手册,如果有教你"如何表现得更像一个丹麦人"的板块,那么其中必有一条"请尽情的嘲笑瑞典人吧!"



哥本哈根,一个国家的首都可怜到只能在国境边界上了

丹麦人讨厌瑞典人是有深刻的历史原因的,很少有人注意到哥本哈根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竟然会在丹麦和瑞典交接的国境上。这个原因很简单,以前大部分的瑞典南部都曾经是丹麦的领土。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丹麦学丹麦历史的时候,我们北欧神话老师带我们上室外课需要跨国深入到瑞典南部,大部分的维京时期的如尼文石碑和船葬遗址都已经在瑞典的国土内,而每当这时我的老师每次都大呼“那些瑞典混蛋抢走了我们领土!”
但最有意思的还是环哥本哈根的城市圈。丹麦和瑞典有一座跨海大桥连接着根本哈根和马尔默。马尔默已经成为了瑞典继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过后的第三大城市,但它其实是由丹麦人建立,并且很多世纪以来一直是丹麦的第二大城市。相同的情况出现在在北边的丹麦城市赫尔辛格(Helsingor 就是大名鼎鼎的哈姆雷特呆的地方)和瑞典城市赫尔辛堡(Helsinborg),从城市的命名就可以看出,其实海峡两面都曾经是丹麦的领地。
从三十年战争开始,瑞典帝国的兴起让丹麦的领土迅速萎缩(不过也正是在这个动荡的时候丹麦才贡献出了安徒生和克尔凯郭尔两位巨匠),而丹麦人当然觉得瑞典人和他们帝国主义的态度以及对他们领土的贪婪索取是多么的无耻。



丹麦和瑞典国旗,一个完全复制的故事

丹麦国旗的故事算是流传最广的故事之一了,丹麦国旗也兴许是世界上的第一面国旗。必须承认丹麦人的民族主义情绪非常强烈,当然瑞典也差不多。(丹麦的国旗日丹纳布罗格(丹麦国旗的名字)是每年的9月5日)丹麦国王瓦尔德玛·维克托里斯远征爱沙尼亚的故事居然被瑞典人原样复制了变成了“瑞典国王埃里克九世于远征芬兰前向神祷告,突然看到如同金色十字架的光芒横越青空。”比起这个故事,英格兰的圣乔治旗和苏格兰的圣安德鲁旗显得浪漫多了。事实上,不少学者也认为瑞典国旗的产生正是为了对抗丹麦人,而对于瑞典人粗劣的仿冒,丹麦人也非常恼火。



斯德哥尔摩总是要比哥本哈根多一米

斯德哥尔摩总是在跟哥本哈根较劲,丹麦人在哥本哈根修建了什么,瑞典人就要在他们的首都修建什么,而且要修得比丹麦人更加大气才能符合他们“斯堪的纳维亚的首都”这个自封的称号。斯德哥尔摩的确比哥本哈根大多了,这给了他们超越哥本哈根的各种优势。丹麦人修了圆塔,于是瑞典人也修了圆塔。丹麦人修了步行街(哥本哈根的这个环保理念甚至改变了斯堪的纳维亚的城市文化),于是瑞典人也修了步行街。丹麦人修了市政厅,于是瑞典人的市政厅修好后必修要比丹麦的高出一米。正是这种种多出来的一米,让丹麦人觉得瑞典人为了争做北欧第一,真是无聊透顶。



哥本哈根的醉鬼都是瑞典来的

北欧的物价基本可以秒杀全世界,哥本哈根和斯德哥尔摩其实都是物价超高的城市。不过哥本哈根比斯德尔摩尔整体物价略高,但酒精例外。瑞典对酒类都有令人发指的高收税政策,这意味着在瑞典的酒吧带上一星期也许你的旅游预算就彻底赤字了。当然,这是在欧洲边境上的居民都愿意去邻国消费。就像丹麦日德兰半岛上的居民集体去德国采购一样,瑞典人集体到哥本哈根来买醉。丹麦的啤酒嘉士伯和图堡作为国家的巨大企业从瑞典人身上肯定捞了不少,于是乎丹麦人总是嘲讽在哥本哈根的醉汉都是瑞典来的(在丹麦实在是太太太容易遇到醉汉了,丹麦和瑞典之间的交通实在又太方便了)。



哪里来的卡尔玛联盟?

卡尔玛同盟也是一个非常暧昧的政治术语,1397年6月在瑞典卡尔马城结成斯堪的那维亚国家共主邦联,挪威、瑞典和丹麦三个王国共同拥戴一个君主。但是根据我游遍北欧各国历史博物馆的经历和跟他们的聊天中感到大家对于这段联盟时期的态度非常暧昧。丹麦人当然觉得卡尔玛同盟时期是丹麦人统领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地区的大一统时期,因为毕竟卡尔玛联盟的王室来自于丹麦。仅仅说先前的丹麦-挪威联盟,虽然美其名曰联盟,但是丹麦实际占据着主导地位。
看看从原先由挪威统治的冰岛地区,迅速的转向丹麦化(并且在冰岛获得独立后的近一个世纪之后,冰岛人仍旧多么乐于向我展现他们能说丹麦语。我的冰岛朋友告诉我他们从小学开始就学习丹麦语,而送我的冰岛司机也爱用丹麦语跟我寒暄)。但是在瑞典却丝毫看不到这一时期留下的痕迹,斯德哥尔摩的历史博物馆更像是对瑞典帝国兴起的再现,而对卡尔玛联盟这个斯堪的那维亚国家共主邦联轻描淡写,含混不已,这一点让他们的邻国丹麦非常恼火。

想想前几年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丹麦的《更好的世界》,里面那位修车师傅就因为是瑞典人而被嘲笑。当然这种情绪其实很微妙,也并没有我这里描述的那样夸张。不过一点可以肯定,大体上来说,丹麦人不喜欢瑞典人。
就像芬兰人嘲笑瑞典人一样,一个芬兰朋友告诉我一个笑话,有一次芬兰人甚至对他们的兄弟邻国瑞典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当年瑞典一艘载满瑞典古董的商船不幸在大西洋沉没了,消息立刻传到了瑞典和芬兰的国内。瑞典政府正准备组织打扰文物,没想到一个芬兰人率先潜入了船沉没的位置并且将一个芬兰运动员的雕像放在了那艘沉船的甲板上。而这个芬兰的长跑运动员正好在前不久的国际比赛中击败了另一名瑞典的运动员,取得了冠军。所以,当瑞典政府打捞起这艘满载瑞典文物的沉船之时,首先出现的居然是一名芬兰运动员的雕像,当场哗然。不过芬兰人他们自己并不把这种行为当作一种对于他们兄弟邻国的侮辱和嘲笑,仅仅是一种缓解气氛的娱料而已。

评论
热度(28)
  1. 蓬山凄凄狐火照诸夏怀霜 转载了此文字

© 诸夏怀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