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白】借枪

※讀前需知※

①本篇為日本漫畫家日屋丸秀和作品《黑塔利亞》衍生的同人創作作品,CP向為Alfred F Jones×Natalia Alfroskaya即美.國擬人與白.俄.羅.斯擬人的配對。

②大背景為冷戰時期。動筆之前作者有簡單查看過維基百科,如有bug歡迎指出。鄙人對此給出的小構架是Alf與Nata之間的一次戰鬥(當時美.國與俄.羅.斯之間都在盡力避免ww3的出現,即“相互遏制,却又不訴諸武力”.所以這個戰鬥為鄙人給出的架空設定)。

③OOC有,譬如Hero的大英雄主義(認為全世界都必須服從美.利.堅的安排)此類,Nata對於Ivan只是兄妹之間相互保護的感情,並沒有本家的逼婚等病態行為。而且簡單粗暴:D

 

 

 

 

如果以上您能夠接受,

那麼就可以下拉查看正文。

 

 

 

 

 

 

 

 

 

 

 

借枪

 

/By.林顿

 

/About.Alf×Nata

 

 

  陌生而冰冷坚硬的枪口没有任何征兆就直接顶上他的脊柱。

  “您被捕了,琼斯先生。”持枪的东欧女人尝试着向对方说出一句带着苏联人特有舌音的英语,那或许是她第一次说也没准——“现在请举起您的双手。”

  前一秒他还在抱怨着这场跟白俄罗斯的战争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下一秒整个局面就已经发生了微妙的转变。白俄罗斯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突破了美国布下的重重防线直接把枪口对准了世界的Hero。

  被枪挟持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十分自觉地将双手举过头顶,然后缓慢地转过身来。他用一种极其怪异的方式扭曲手臂,及时地推了推鼻梁上快要滑下去的眼镜让它重新卡在那儿。紧接着阿尔弗雷德扯着他的嗓子说,“布拉金斯基那北极熊就这样让自己的妹妹走上战场,是想告诉Hero苏联的姑娘不好惹吗?”

  娜塔莉亚·奥尔洛夫斯卡娅拉开了手枪的保险栓,阿尔弗雷德能够清楚地听到手枪发出那声咔哒的脆响。“如果它要是一不小心走火了,那该怎么办呢?”东欧姑娘把枪口重新对准阿尔弗雷德的前胸,脸上带着认真的神色回答他的玩笑话,“并不是您想的那样,琼斯先生。自从1947年开始苏联的经济状况就日益趋下,原本能买来轿车的钱现在连一瓶伏特加都搞不到了。”

  阿尔弗雷德的手臂已经举得有点发酸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本Hero跟布拉金斯基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奥尔洛夫斯卡娅小姐——嗨,你们苏联人的姓可真难记。”他使劲踢开地上一块炸弹爆炸遗落的黑色弹片,毫不顾忌地看着举枪的娜塔莉亚,“Hero可不认为你开了枪就能阻止我们和苏联人之间冷战的延续,也许就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您军队配备的子弹和炸弹威力真是不可小觑。”娜塔莉亚斟酌了一下字句后轻轻地对阿尔弗雷德说。明斯克原先的房屋、街道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好一点儿的也只是幸存了个空架。到处都是炸死的人和面目全非的残垣断壁。

  阿尔弗雷德知道她那支枪只消一下就能轻易打穿美国防爆警察的防弹衣。他的队伍将近要摧毁这座城市,以苏联人的性格不应该轻易放过他才对。可是东欧女人当着他的面把枪从他胸前挪开无比熟练地别回腰间,并且没有再抽出来的打算。

  隔着一副镜片阿尔弗雷德仍然能感觉到娜塔莉亚毫无波澜起伏的目光死死地锁在他的身上。

  她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你还好吗,奥尔洛夫斯卡娅小姐——”阿尔弗雷德喊了一声娜塔莉亚的姓氏,她的眼神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他被这种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

  “我的大脑还保持着清醒,琼斯先生。”娜塔莉亚终于做出反应了,她用空出的惨白的左手将鬓角散落下来的淡金色长发拢到耳后,硬实的靴跟不断交替着踏在坑洼不平的地上,“我没有放过您的意思,要不是因为斯大林先生的指令,”娜塔莉亚说,“不然我一定会让您后悔。”她掀起眼帘深深地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那目光里有一丝什么东西让这位世界的Hero读不懂,“上帝总是让那些牺牲的勇士们和无辜者安息。”

  “Hero以为苏联人只信仰你们所谓的苏维埃主义,没想到奥尔洛夫斯卡娅小姐你也会说东正教的那套话。”

  “您不必这么说,琼斯先生。”年轻的东欧女孩打断他的话,“苏维埃政府是我不可动摇的上级。我也看不上那些毫无边际的说辞。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除了人民的心愿,没有什么能让我的精神完完全全遵从它。”

  “我只想保护我的哥哥。”娜塔莉亚·奥尔洛夫斯卡娅几步上前去,使劲抓住阿尔弗雷德露在军服外头的衬衫领子,它在战斗之前特意被美国人浆洗得硬挺笔直。东欧姑娘忽然爆发出的力量让阿尔弗雷德吃了一吓,“您发表评论也请适可而止。”

  “布拉金斯基那家伙难道只会让妹妹保护?”阿尔弗雷德握住娜塔莉亚纤细的手腕,想要把她的手从自己的领子上拉下去,但是娜塔莉亚抓的比他想的要用力得多,“好吧,Hero得承认你真是个好姑娘——嗨,比英国淑女更让Hero动心那种。”

  “谢谢您的称赞。”娜塔莉亚的眼睛在上空堆积的浓重铅色云朵的映衬下显得灰沉,她慢慢地、一根一根地松开锁在美国人领子上骨节泛白的手指,然后垂下手扫上腰间的枪柄,也就是之前那支已经收起来的枪。

看到这个动作阿尔弗雷德心里还是狠狠惊了一下,冷汗快要浸透了穿在军服里面的衬衫,他心想Hero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现在什么武器都没有就这样在斯拉夫人的国境里被女人枪毙多丢脸啊,而且北美仓库里那堆没推销出去的东西可怎么办?

  “琼斯先生,您以为我要开枪吗?”她轻描淡写地打消了美国人的疑虑,“我们苏联人可不会那么做。况且就算我开枪了——对您来说也不过是一点很快就能愈合的小伤口罢了。”

阿尔弗雷德默默看着她。他的脑袋里忽然蹦出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阿尔弗雷德·F·琼斯渴望着、急切地渴求着白俄罗斯人手里的那支枪。于是他说:“我亲爱的小姐,Hero还有最后一个请求。”

娜塔莉亚默许了,用眼神允许他继续说下去。

阿尔弗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移动了一下。他的语气很不确定,生怕面前的小姑娘秒秒钟扣下扳机崩了他:“Hero想要,……呃。拿你这把枪留个纪念,好吗?”

  “希望下次见面时您不要用它顶着我或者我哥哥的脑袋。”在阿尔弗雷德接过枪之后,娜塔莉亚迅速抽回手在裙子上拍打,好像刚才接触了什么肮脏无比的东西。她很快地说:“苏联总有一天会走出现在的困境,同样的,先生您终有一天也得后悔今天在明斯克所作出的种种行为。”

  阿尔弗雷德把枪柄握在手中,手指细细摩擦着上头刻着的深深地纹路:“如果有那一天的话,这也许是你们最乐意看到的。对于美利坚来说——世界的Hero不会为任何事情懊悔,这一切都是心安理得。”

  娜塔莉亚·奥尔洛夫斯卡娅听到这话,面对美国人阿尔弗雷德忽然笑了起来。阿尔弗雷德第一次看见她笑,他发誓这绝对是和看罗莎笑不同的感觉。她的眸子里仿佛盛着万湖之国最澄清最深邃的湖水,不断泛起涟漪。

  她说:“啊。如果有那一天的话,我不会介意那时候用这支手枪再一次对准您的心窝。”

 

 

-Fin.

评论
热度(14)
  1. BLR❈白俄驻华大使诸夏怀霜 转载了此文字
    米白贊

© 诸夏怀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