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大爷清楚的很。”基尔伯特的表现比他本人预想的还要激动,他本是在欧洲以奸邪狡猾著称的战争贩子,为了国家利益可以冷静而又圆滑地使用各种手段。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作为国家是是有着怎样一颗理智而又疯狂的心,甚至连同他一贯对外界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性格都也许是为了隐藏住这样的内在。

这才是真正的普鲁士。

评论
热度(39)

© 诸夏怀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