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德湖战役

楚德湖战役

是西北罗斯边境上的一个湖泊。1242年4月5日,日尔曼人的骑士团与俄国人在此大战一场,俄国的墙式队形因而天下闻名。



话说公元12世纪初,条顿骑士团已经征服了波罗的海南岸从易北河到维斯瓦河河口的广大地域,斯拉夫人接受了剑与火的洗礼。后来,维斯瓦河以东包括波兰和立陶宛在内的地区也被腓特烈二世抓到手里,然后是利沃尼亚和爱沙尼亚。条顿骑士在巴勒斯坦表现的不怎么样,但是却在东欧的黑土地上左突右冲,锐不可当。


利沃尼亚被征服后,当地亲德的贵族组成了宝剑骑士团,1237年,正式与条顿骑士团合并。对相邻的诺夫格罗德公国形成威胁,公国的富庶与繁荣使之成为日尔曼战车的下一个目标。


诺夫格罗德公爵亚历山大·雅罗斯拉维斯。 
1240年7月瑞典毕格尔公爵率军在涅瓦河口登陆时,亚历山大组织抵抗,将瑞典军击溃。自此被称为“涅瓦河之王”。


但是,就其人格而言,是个专横暴躁的王公。好用权势,并企图利用这次胜利为资本,独揽大权,遭到了诺夫格罗德众多贵族与领主的反对。一烦扰攘过后,公爵带着他的家臣定居到佩雷亚斯拉夫尔去了。


这时,条顿骑士团联合了丹麦、瑞典的领主们,开始向诺夫格罗德进军了。先下伊兹伯尔斯克,再陷普斯科夫城,1241年初,其前锋已经占领诺夫格罗德四郊的地区。城内的贵族一片慌乱,居民组织了自卫团,但是没有一个贵族敢担负战败的责任。百般无奈之下,向亚历山大告急。


于是那位公爵就组织了一支军队,从骑士团的侧翼发动了攻势。他不是急着解决首都的危机,城里的贵族死光了也不关他什么事。而是重新夺回了波里耶堡,那是德国人一个重要的补给据点。于是,条顿骑士团掉过头来,决心先对付这支机动兵力。


众多的侦察兵被派出打探情报考察地形,德国人发现楚德湖已经结冰,可以从那里直接冲击诺夫格罗德。


但是他们的意图被俄国人的斥侯发现了,于是亚历山大率军连夜赶路,抢先到达楚德湖东岸。亚历山大选定了乌鸦石岛作为决战的场所,那里有天然的温泉,春季岸边的冰层较薄。考虑到条顿骑士多为重装骑兵,全身顶盔贯甲,就连马匹都有很厚的防护,薄冰承受这样的重量,可能碎裂。


德国人对此一无所知,但他们也掌握了俄军的动向,就用极快的速度向乌鸦石岛扑来。亚历山大的部队刚刚占领完阵地还没展开,骑士团就已到达,双方在湖面发生激战。


德军共有1.2万人,其中包括丹麦和波罗的海沿岸各地的骑士和民兵。他们采用的阵势是最常见的“猪嘴阵”(那是他们自己的说法,其实就是楔形阵)。该阵形的前锋由重装骑兵组 
成,后面是手持矛和剑的步兵,两翼和后方也由骑兵加以保护。这种队形的特点是主力居前,战斗时,以其楔尖插入敌人中央,使之分裂,然后各个击破。弱点是: 短时间内不能突破的话,两翼的薄弱兵力会被慢慢侵蚀掉,让中央的部队两面受敌。


亚历山大研究过这种阵势,很清楚其弱点。他把轻装的弗拉基米尔步兵配置在中央,诺夫格罗德的精锐步兵放在两翼。在整个战线前面的湖上横向展开前卫团,主要由弗拉基米尔骑兵和轻步兵组成,轻步兵装备有弓箭、铁矛和投石器。亚历山大的亲卫队和贵族骑兵队埋伏在左翼的后面,总兵力有1.5至1.7万人。


战斗开始的时间是1242年4月5日拂晓。


骑士团首先出击,楔尖上的重装骑兵向俄军前卫团发起猛攻。前卫团应战,弓箭手拉弓放箭,投石兵一同出动。但是,骑士团的重装骑兵连人带马都包在重型甲胄之中,加上盾牌防护,矢石弹雨几乎没有造成什么损伤。前卫团的抵抗很快被粉碎,俄军中央的步兵也抵挡不住,阵形瞬间被突破,步步后退。紧追不舍的重装骑兵 
把他们推到岸边。


骑士团接着准备上岸,却遭到了俄军两翼的夹击。诺夫格罗德步兵迅速迂回到骑士团的侧翼和后方,开始突击。重装骑兵由于队形紧密,来不及转身,陷入混战中。俄国人用长长的铁钩把骑兵从马上拖下来,用刀斧砍断马腿。骑士一旦落马,俄国农民的短斧、各种棍棒都有了用武之地。不要命的攻击持续了没多久,骑士团就伤亡惨重,更多的人被受惊的战马践踏而死。




条顿骑士开始后撤,他们力图集中兵力打开一个突破口,但是埋伏着的俄军骑兵从左翼后方突进,从后肋给了德国人一刀,粉碎了他们突围的希望。


这时,已经溃散的俄军中央步兵和前卫团重整了队形,开始反击。处于四面包围中的骑士们被挤压到一块狭小的地段,其主力拼命突围,前前后后发动了五次冲击,依然无济于事。战场上到处是刀剑的碰撞声和喊杀声,两边的亡命之徒在进行白热化的最后激战,鲜血染红了冰层。骑士团虽然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单兵的作战能力高于对手,勉强支撑着战线不至于崩溃。
中午时分,亚历山大终于命令网开一面,骑士团急急突出重围,但是他们走的方向是冰层最薄的地方,薄冰再也不堪重负,不少骑兵掉进了冰湖,力战过后再也没有力气爬上来。只有少数人保住性命,仓皇的逃跑。俄国的骑兵追着跑了10公里之远,直到苏伯利奇河岸才收兵。
这次激战,俄国人创造了用步兵战胜骑兵的战例。德国人损失了近万,其中包括了500余名勋爵和骑士。俄军有3500人战死,同样的人数受伤,其中的战死者多半是受伤后不及救治,在冰天雪地里由于失血过多体温下降冻死的。(冻死的例子实在多多,1812年的拿破仑,希特勒的第六集团军,还有入朝的志愿军……)


总结:亚历山大用的队形是“墙”式队形的变形——团队队形。在老俄罗斯人的基辅罗斯,“墙”式队形是装备有长矛和剑德步兵身穿铠甲,作战时列成8至20列纵深的密集队形。“墙”式队形是中世纪俄国军队基本的战斗队形。其侧翼用骑兵掩护,装备有弓箭和铁矛的轻步兵在队形的前面行动。


11世纪,俄军为加强战斗力,将阵势分成三个部分组成的横队:主力团和左右两翼。这种队形就是团队队形,将步兵和骑兵混合配置在每个团队中,可以更好的相互掩护攻击对方侧翼。楚德湖上的混战中亚历山大就是用的这种队形,避开条顿骑士强大的中央突破,把精锐部队投向两翼,两 
翼得手后,再向敌人的后方合围。其实没啥大不了的,公元前216年坎尼会战的情况大同小异,比老俄罗斯人茅塞顿开早了14个世纪。


后记:日尔曼人向俄国人求和,双方交换战俘,骑士团结束东侵。1263年亚历山大役,俄国教会奉他为圣人(关帝爷的级别)。卫国战争的当口,苏联政府还有种勋章用他的名字命名。

评论
热度(4)

© 诸夏怀霜 | Powered by LOFTER